9979997藏宝阁香港马会
大学生考试网 让学习变简单
赞助商链接

性格决定命运谈史湘云

性格决定命运谈史湘云

9979997藏宝阁香港马会 www.shixinhuamu.com
关于性格决定命运——史湘云性格和命运探讨
论文摘要:史湘云是“金陵十二钗”中最爽朗真率、英气夺人的“异样女子”。她出身不幸,却 乐观开朗;才情洋溢,却不矜不骄;出言爽利,却坦荡无私;喜爱男妆,颇有名士之风、英 豪之气。然而,这一切都填不平命运给她预设的陷阱,难逃“万艳同悲”的结局。本文分析了 史湘云的性格以及她的性格怎样决定了她悲剧的人生。 前 言 聚贾、史、王、薛四大家族之精秀女子的大观园中,人们不会忽略有一位单纯而又豪爽 的姑娘一一湘云。史湘云在《红楼梦》大观园中,是一个性格鲜明、思想复杂的典型形象。 学术界对她的认识存在分歧,有的学者认为她是一个“禄蠹”,有的学者则认为她是一个“叛 逆”。究竟应该怎样正确评价曹雪芹笔下的史湘云呢?本文力图从《红楼梦》的全部描写出 发,在前人和现代学者研究的基础上对这个问题作些基本探讨。 一、史湘云性格解析 昆仑先生说:“宝钗没有她真情,黛玉没有她深厚”,她“从来不沾染那些高贵小姐矜持 扭捏的气习,她是一个不愿受统治阶级礼教穿凿、矫饰的好姑娘”;周先生还认为曹雪芹独 具慧心地写湘云吃鹿肉的豪迈、湘云的答辩,就是点睛一笔:“是真名士自风流!这重要极 了。这似乎就是雪芹的一种人生理想:淑女、贤才、英雄、名士,四者的交汇组构,融化为 一,方是一个类型?!毕衷?,让我们一起走进《红楼梦》,看看曹雪芹到底是怎样为史湘云 写真塑形的。 1.豪放豁达、名士风流 在大观园众女儿中,魏晋风度是“诗疯子”湘云所独有的。这首先表现出她才思敏捷、风 趣幽默:如第 62 回中,在酒席间,众人正在饮酒行令,轮到湘云,湘云便说道:“奔腾而砰 湃,江间波浪兼天涌,须要铁锁缆孤舟,既遇着一江风,不宜出行?!彼档弥谌硕夹α?,说: “好个诌断了肠子的。怪道他出这个令,故意惹人笑?!彼档木频?,更是别致有趣:“这鸭 头不是那丫头,头上那讨桂花油?!敝谌嗽椒⒋笮ζ鹄?。湘云划拳赢了宝玉,限酒底酒面时, 湘云便说:“酒面要一句古文,一句旧诗,一句骨牌名,一句曲牌名,还要一句时宪书上的 话,共总凑成一句话。酒底要关人事的果菜名?!敝谌颂?,都笑说:“惟有他的令也比人唠 叨,倒也有意思?!庇秩缭诘?70 回中,她填的《柳絮词》,黛玉看毕,笑道:“好,也新鲜 有趣。我却不能?!敝谌丝戳艘部淦洹扒橹洛摹?。不管湘云所吟的诗、所填的词、还是所作 的酒令,都渗透着灵气,她见物生情,善于创新,大有魏晋风流才子的洒脱与情趣。 2.才思敏捷、压倒群芳 “海棠诗社”是大观园诗社的奠基,然而真正的主角却是最后请来“补作”的史大姑娘。 请看:大家都忙着组织诗社,不知谁说怎不见湘云,宝玉听了拍手道:“偏忘了她!……这 诗社要少了她,还有个什么意思!”湘云一来,就有“意思”,不但说明宝玉对湘云的爱慕, 而且说明湘云在众姐妹中的文采不同凡响。果不其然,你看她的到来:“一面只管和大家说 着话,心内早已和成,即用随便的纸录用?!鼻肟此摹队桨缀L摹罚骸靶杰平淄苎γ?,也 宜墙角也宜金,花因喜洁难寻偶,人为悲秋易断魂,玉烛滴干风里泪,晶廉隔破月中恨。幽 情欲向嫦娥诉,无奈虚廊夜色昏?!敝谌丝匆痪?,惊讶一句,看到了,赞到了,都说:“这个 不枉做了海棠诗!真该要起海棠诗社了!”湘云与众人说着话,“心内”却“早已和成”,可见

她才思超脱。这干净利落的文笔、藻丽多彩的措辞、跌宕潇洒的气势,正隐含着她那从容不 迫的气质,故激起了众人的共鸣。 3.隐忍内敛,逆来顺受 湘云住在二叔史鼎家,一谈起家常眼圈红红的,也只能私下和宝钗浅浅地提及。家里打 发人到贾府来接她,她也只能“眼泪汪汪的”。在人前连句怨言也不敢说,怕家里来的人回去 告诉她婶娘,自己又要受气,只私下悄悄地嘱咐宝玉常提醒贾母派人去接她。替别人做一点 半点儿针线活,那些奶奶太太们还不受用,她也只能隐忍着。湘云不说不是她不想说,而是 怕传到她婶娘耳朵里,她的日子更难过。她只能用逆来顺受的方式保全自己,事实上“口无 遮拦”的湘云也有“守口如瓶”的时候。如在第 38 回中,湘云笑道:“我们家里如今虽有几处 轩馆,我又不住着,借了来也没趣”。那几处轩馆谁???湘云住不了轩馆,她又住在哪儿? 我们不妨设想一下:爱说爱笑的湘云在史家生活的情形又该是怎样的呢?做活做到三更天, 累得腰酸背痛,她还能笑出来吗?她又能笑给谁看呢?在史家,湘云没有自由,全由她婶娘 当家, 就连来贾府穿衣小事, 湘云也得对婶娘百依百顺的。 婶娘让她穿什么, 她就得穿什么, 一切都得按她婶娘的喜好。 二、史湘云悲剧命运的原因探讨 1.史湘云悲剧的外在因素 史湘云自小失去双亲,姑奶奶贾母因十分怜爱她,把她接入贾府,与宝玉终日相伴,把 她当作男孩子一样去抚养。 稍大一些, 就被待她并不厚道的婶娘接回史家了。 这时候的史家, 已不再是“阿房宫三千里,住不下金陵一个史”的时代了,而是像第 32 回里,宝钗对袭人所 言的:“他们家嫌费用大,竟不用那些针线上的人,差不多的东西多是他们娘儿们动手?!?史湘云在叔婶家里“竟一点儿作不得主”、“做活做到三更天”,月银也只有几贯钱,她的 处境竟不如贾府的大丫头袭人、晴雯等。在史家,史湘云事实上是一个有其名而无其实的贵 族小姐, 是一个得不到婶娘关爱的多余的人。 而在贾府呢?与她唯一有血缘关系的姑奶奶贾 母也年事已高,只有宝玉时常提醒才能想起派人去接她来。在贾府,表面上“谁都爱她,谁 又都不一心一意地深爱她;谁同她都没有根本的利害冲突,谁又都不是她的知心朋友;谁也 不敢怠慢她,谁又都不十分重视她?!?尤其是没有一个握有权柄的上层统治者提携和?;に?, 包括她的亲姑奶奶贾母和看贾母 脸色行事的凤姐。一句话,史湘云在贾府也是一个微不足道的人物。 2.史湘云悲剧的内在原因 除了家庭环境、 社会环境对湘云的影响外, 湘云从小所接受的教育对其思想性格也产生 了影响。李少和认为湘云父母双亡,从小无人娇养,但这“并没有使她脱离?绮罗丛?,远离 封建礼教,封建传统思想的影响以及封建家庭教育的熏陶。她生活在封建统治中心的皇都, 并且一直被禁锢在侯门似海的贵族官邸里,受着封建名教思想的濡染,史府的高墙深院,侯 门小姐的闺闼, 阻挡着新兴社会思潮微弱的春风, 传统意识便在她稚嫩的头脑中占据一个重 要的地盘?!?在贾府,贾母把湘云和宝玉一块儿抚养,在一定程度上,湘云也得到了自由的空间,使 人性得到了发展,但贾母也是一个封建礼教的信奉者。第 56 回,当贾母从甄府来请安的四 个女人嘴里得知还有一个宝玉,且相貌、性情、行事和自家的宝玉都相同时,她说:“可知 你我这样人家的孩子们,凭他们有什么刁钻古怪的毛病儿,见了外人,必是要还出正经礼数 来的。 若他不还正经礼数, 也断不容他刁钻去了……若一味他只管没里没外, 不与大人争光,

凭他生的怎样,也是该打死的?!奔帜柑郯τ褚彩且源宋荚虻?,与宝玉一起被贾母教养 的湘云,在思想深处也不可避免地受其影响。就拿湘云的婚姻大事来说,就算她被贾府从宝 玉婚配的人选中淘汰了,但爱的权利却不能被剥夺,爱也不能因此而泯灭吧!但她为什么不 能像黛玉那样去爱,甚至连司棋都不如呢?其原因无非还是她摆脱不掉“父母之命,媒妁之 言”的封建伦理的束缚。 三、性格决定命运——史湘云的性格对其命运的影响分析 周国平在他主编的《人生圆桌》一书中说:“命运主要由两个因素决定:环境和性格。 环境规定了一个人的遭遇的可能范围, 性格则规定了他对遭遇的反应方式。 由于反应方式不 同,相同的遭遇就有了不同的意义,因而也就成了本质上不同的遭遇。我在此意义上理解赫 拉克利特的这一名言:?性格即命运?”1。曾扬华认为贾母一直是在关心黛玉,一心要撮合宝 黛的爱情和婚姻的。贾母对湘云“由最初的疼爱变为后来的疏远甚至冷漠,尽量使她少来贾 府,以减少她和宝玉的接触、防止她对宝、黛关系的干扰,也就成为必然的步骤和最起码的 手段了?!钡认嬖贫ㄇ缀?,贾母感到史湘云对宝黛没有危险了,她“也因此恢复了对史湘云过 去那种关爱的常态”3。事实上,贾母既没把黛玉配宝玉,也没改变对湘云自始至终的疼爱。 史湘云是贾母娘家唯一常来常往的亲人。从小她就和父母常来贾府,父母双亡后,贾母疼爱 她,就把她接到身边, 并将其和宝玉一起抚养。 106 回,贾府被抄家, 第 史侯家派人来探望, 刚痛哭过的贾母,还不忘问湘云所定的姑爷的家计、人品。当贾母听了回话说:“我前儿还 想起我娘家的人来,最疼的就是你们家姑娘,一年三百六十天,在我跟前的日子倒有二百多 天,混得这么大了……他既造化配了个好姑爷,我也放心……只愿他过了门,两口子和顺, 百年到老,我便安心了?!钡?109 回,贾母病势日增,“一时想起湘云,便打发人去瞧他?!?回来的人转告琥珀,湘云的丈夫得了暴病,她“哭得了不得”,又不让告诉贾母,贾母不知原 因,到临咽气时还抱怨湘云:“最可恶的是史丫头没良心,怎么总不来瞧我”(第 110 回) 。 可见贾母到死还牵挂着湘云。既然贾母那样疼爱湘云,与她又有血缘关系,为什么没把湘云 配了宝玉呢?有的评论家认为憨直的湘云不善于利用她与贾母这层特殊的关系, 假如她愿意 “求得贾母稍加关照,或许她的命运不会如此多舛”4,湘云阿谀逢迎贾府最高掌权者——她 的姑奶奶贾母的话, 她果真就能当上宝二奶奶了吗?别忘了, 贾母是个受封建思想影响很深 的贵族老夫人,她深受封建伦理思想的束缚,是封建思想的维护者。她骨子里已浸透了三从 四德的封建思想的影响:嫁鸡随鸡,嫁狗随狗;夫在随夫,夫死随子。贾母所看中的亲孙女 探春的婚事,她都说有她老子做主。迎春婚后受折磨,她亲奶奶贾母都说,小两口开始都要 有摩擦, 等有了孩子老练老练就好了。 这倒不是说贾母不疼爱她们, 对她们的婚事不管不问, 而是她不想越权去管去问。湘云父母双亡,尽管贾母也一直想给她说个好女婿,“又为他叔 叔不在家,我又不便作主”(第 106 回) 。湘云的婚姻大事,由她叔叔婶婶主宰,贾母认为这 也是天经地义的,不管湘云的婚姻是否幸福,贾母决不会主动出面干涉。 另外湘云虽有聪明才智、 美丽的相貌、 健康的体魄, 但贾母只看到湘云思想性格的表面。 在她看来,湘云的言行不符合封建淑女的规范,她想说什么就说什么,想干什么就干什么的 率性,毕竟是小孩子的行为。一个人成长的过程中,便是逐渐磨掉率性,变得圆滑、周全和 灵活的过程。她的热情、豪放改不掉,她也不想改。这样一个胸无城府,疏于思考的女孩, 一个意气单纯, 不平则鸣的假小子, 在这样一个因为周围其他人自私的用心而复杂化了的贾 府里,湘云完全失去了招架的能力。更何况她是个性情中人,做事全凭一时冲动,不知全面 衡量,也没见她关心过家务,这样的人能成为管家能手吗?

宝钗不仅身体健康、 行事做人都符合贾府对宝二奶奶的要求, 而且她还有强大的经济后 盾。宝钗出身在“丰年好大雪,珍珠如土金如铁”的皇商之家,虽不如先前鼎盛,毕竟是“瘦 死的骆驼比马大”。从经济利益方面考虑,宝钗也胜过湘云。此时的史侯家,也一败涂地了, 更何况作为孤儿的湘云,“婶婶待她并不宽厚”,别说没有家私,即便有也轮不到给她带来。 就算贾府以前虽也有过只看人不管家基的先例,如可卿、尤氏等,但对于已经连日???成问题的贾府,如在第 75 回中,贾母见尤氏吃的是下人的白粳米饭,贾母问其原因,鸳鸯 道:“如今都是可着头做帽子了,要一点儿富余也不能的?!奔帜父刑镜匦Φ溃骸罢庹?巧媳 妇做不出没米的粥?来”,这时选一个家基好人又好的宝钗,不是最佳决择吗? 结语 湘云的悲剧是独具纯真美、豪情美被泯灭的悲剧,也是只求个人高洁的遁世者的悲剧。 她虽超越了个人,但未能超越那一时代。她的悲剧,与黛玉、宝钗的悲剧融汇在一起,那乐 观中透着悲伤、放达里藏着隐痛的[乐中悲]一曲,汇入了“怀金悼玉”的红楼梦交响乐中, 丰富了整部乐章。



推荐相关:
9979997藏宝阁香港马会 | 9979997藏宝阁香港马会
All rights reserved Powered by 9979997藏宝阁香港马会 www.shixinhuamu.com
文档资料库内容来自网络,如有侵犯请联系客服。zhit325@qq.com